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梦回实习老师
梦回实习老师

梦回实习老师

昏昏沈沈中,我似乎做了一个梦,十分真实的梦,梦中我又回到了大四实习的那一年
我来到了N市最好的高中实习,也就是在那里我遇到了聂风辰。


那是我为他们上的第一节课,走进班级,我第一眼注意到的便就是他,因为班级里的所有学生都穿著蓝色的学生服,唯独聂风辰穿著一件雪白的T恤坐在那里,在众多学生中煞是显眼。


我的视线自然而然得落在了他的身上,而他也和其他学生一样正在打量著我这个新来的实习老师,只是其他学生眼里的是好奇,而他的眼里更多的是不屑。


我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这孩子的眼神太清冷了,G本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然而当我开始讲课时,他却再也没有看我一眼便就趴在了桌子上,好像睡著了一样。


起初我没有理会,只想专心上好这对自己来说颇为重要的第一节课,而这个班级的其他学生也很配合我,并且不时的被我风趣幽默的语言逗笑,整堂课的气氛一直很愉快。


但当学生们又一次齐声回答我的问题时,聂风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坐起了身子看了看周围的同学,微皱著漂亮的眉头,显然是因为同学们的声音将他吵醒而不满,而後他便将目关投向了我,但那眼神却让我微微地感到震惊,从刚才的淡漠,不屑,现在居然又多了深深的厌恶。


初次见面,我被他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於是我也回望回去,同时冷冷的开口,“第二排穿白色衣服的男同学,你站起来。”


聂风辰听到我的话後,看了我良久,唇角居然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然後在所有同学的注视中慢悠悠地站起身。


“你不舒服吗?”我语气不善的问他,


而这回他倒是回答的很痛快,只不过说出的话语更让人气愤,他说:“没有,我只是想睡觉而已。”我真是没想到一个学生在课堂上会嚣张到这种程度,於是想挫一挫他锐气。


“是这样啊,那我想这节课的内容你一定已经掌握得很好了,那你回答一下我刚刚提出的问题吧。”我故意问了一个这节刚刚学过的问题,而他刚刚一直在睡觉,这个问题有是有一定难度的,我笃定他是答不出来的,甚至连我问的是什麽都不知道。


然而聂风辰却不慌不忙的开口,从那漂亮的薄唇中说出的答案竟是与我刚才讲的一字不差,都不给我挑出毛病的任何机会。


看著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甚至开始怀疑他刚才是否真的睡著了,是不是在装睡就为了此时让我难堪,的确,对於当时还很青涩的我来说,这种情况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出於不想被别人践踏自尊的本能使我饱含嘲讽意味地回击了一句,


“看来这位同学已经有了上课睡觉的资本了,你叫什麽名字?”


而聂风辰仍然唇角挂笑的看著我,丝毫没有回答我的意思,但与此同时,想起的却是全班同学的声音,他们异口同声喊道:“聂风辰!”


我惊讶於这种突来的状况当中,当学生们从自己口中说出他的名字的同时,我分明在他们的声音中听出了自豪的语气,也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崇敬的神情。


我心里暗暗思量,这个男孩到底是个怎样的孩子呢?後来我知道了,他居然就是当年N市的中考状元。
之後梦中便又断断续续的出现了一些以前的片断,但大多都是聂风辰惹我生气的样子,直到梦中的情景一晃到了我第一次到市里出公开课的那一幕。


“铃铃……铃铃……”我被一阵简短而又急促的铃声叫醒,还有些昏沈的我下意识的伸手去M电话,我听得出那是我手机短信的铃声。


“我还有12个小时抵达N市。”是翩然的短信,翩然要回来了,放下手机,勾起唇角,想著要见到已经几天没见的翩然,我的心里抑制不住的高兴,但马上又突然像忘记了什麽东西似的,心里又开始隐隐的不安。


是啊,我忘了聂风辰,聂风辰……


一想到他,让我的神志突然清醒了许多,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居然躺在了宿舍的床上,身上也换上了干净的睡衣,不用想,这一切一定都是聂风辰做的,而认识到这点时我的心里居然滑过一丝暖流,但随即我又自嘲的笑了。


呵……何子颜啊,你知道自己在想什麽吗?你是在感激他把你做晕了之後还把你送了回来吗?没有把你赤身裸体的扔在教室里让别人发现,嘲笑,侮辱?呵……不过有一点我是真要感谢他的,那就是他把那样狼狈的我送来了这里,而不是直接送回了我的家。


又想到了刚才未完的那个梦,真的好真实,那些往事好像就在昨天一样……


那天我与N市的其他实习大学生一起参加了市里组织的实习教师教学大赛,而我自然用的就是聂风辰那个班的学生来做我比赛时讲课的对象。


比赛之前我做了很多的准备,那时的我觉得这个比赛对於我而言是个十分难得机会,所以我也格外重视,所以我选择了一节颇为难讲又很有挑战X的实验课。


实验课,最重要的是要学生和老师配合,由老师引导学生自己探究出本节课的重点内容,但却不知为什麽,以前在课堂上十分活跃的学生今天都蔫得像霜打了的茄子,这样,本应该活跃互动的课堂变成了死气沈沈,只能听到我的一个人的声音,而且在我讲课的过程中几度冷场。


我的内心渐渐有些焦急,但面上仍不露声色,继续微笑著向下进行,但我也知道这样下去是绝对不可以的,看样子学生们是因为有众多学校领导和评委在场所以都故意隐藏了自己怕会犯错,可如果再这麽下去,这节课就砸了,於是我又想出了一个新方法。


我提出让一个同学到前面和我一起做这个实验,并且由其他同学点评,希望能调动起学生们的积极X,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学生们居然谁也不愿意来前面和我一起做著实验。


我提出这个建议後,下面没有一个学生举手,而我点了几名成绩较好的学生,他们居然也都以不会为借口不肯上来,我知道,越是这些成绩好的学生越怕在这麽多的人面前出丑,尤其是这里架了三台摄像机,他们更怕自己做错。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的笑容也渐渐的僵在了唇边,心想:我的第一节公开课就要这样结束了。这时,学生中站起一个人影,


“老师,我愿意和你配合。”声音清朗,但语气仍旧漫不经心,我有些吃惊地看著说话的男生,居然是聂风辰!我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是他,平时以看我出丑为乐的他会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帮我吗?


但当时的情况已不允许我怀疑这些,於是我僵硬的笑了笑说:“好,我们请聂风辰同学到前面来。”


聂风辰像平时一样漫不经心地走到了我的身边,伸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拿起了桌上的实验仪器,快速的连接在了一起,无论是步骤,细节都J准的像教科书一样。


我见状急忙开始讲解这部分的内容,而聂风辰却破天荒的十分配合著我的讲解,将我提到的在实验中需要重点注意的地方又做了一次拿给同学们看,这时,下面才开始渐渐有了回应,而後半节课也还算成功的完成了。


最後,我和聂风辰一起拿著连接准确的实验器材给同学们做演示,让他们观察,学生们也都依照我们手里正确的示范改正著自己的连接。


我转眼看了看表情依然淡漠的聂风辰,然後将头转向了窗外,悄悄勾起了唇角,心想:臭小子,头一次这麽上道!


然而这时耳边却传来了只有我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这样的你还算能看的下眼,你刚才的笑真的是难看死了。”


我忽的转过头瞪著他,然而他却一直没有看我,仍是那副不屑的样子,我气得牙都痒了!这死小子!真是多给我留一分锺的好印象他都难受得要死!


不过,却是因为他的帮助, 奖,也是从那以後,我们之间关系似乎缓和了一点。


想著以前的往事,我不由得苦笑著,都已经过去了,聂风辰,你还回来做什麽呢?即使你这样的侮辱我,折磨我,我们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我回不去了,你也回不去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然後便向学校的礼堂走去,今天是新学期竞选新一届学生会主席的日子,我被选为了教师评委,所以此刻正要去听各位竞选者的演讲。


但当我坐在评委席上拿起竞选者的名单时,顿时傻眼了,名单上第一个名字居然就是聂风辰!=
这让我很震惊,以我对聂风辰的了解,聂风辰对这种事情向来是不屑一顾的,怎麽会刚转来就参加学生会主席的竞选呢,我陷入深深的疑惑当中。


“子颜,来这麽早啊?”一个温和的男声自头上响起,我抬头一看,是林航,林航是我大学的学长,研究生毕业後我们都来到了这所大学做教师,他长我一岁,今年28岁就已经当上了系主任,也算是年轻有为。


“学长,你来了。”我微笑著和他打招呼,


“子颜,你的脸色不太好,昨晚没休息好吗?”林航在我旁边坐下关心的问,


一听到他提起昨晚,我的脑海里忽的浮现出昨天下午和聂风辰在教室里欢爱的情景,不由得的脸红了。


“怎麽?不舒服吗?脸怎麽这麽红?”林航显然是注意到了我的异常,伸出修长干净的手抚上我的额头,


“呵呵,我没事,学长。”我微侧了一下头,不著痕迹的躲开了他的手,他微愣了一下,但随即笑了笑,拿下了还停在原位的手。


“今年这一批学生的素质都很不错,看来很不好选啊,就说今年新转来的这个聂风辰,他居然是从圣安德鲁斯大学转学过来的,看来一定在某些方面很不一般。”竞选还没开始,林航拿著竞选名单与我闲聊著,我们像往常一样有说有笑,但不知为什麽,今天我总觉得有双眼睛在一直盯著我看,盯得我脊背发寒。


这时,竞选演讲开始了,选手们逐一登台来抽取演讲的先後次序,而我也果然看到了身穿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聂风辰。


而台下的女生自然也和我一样看到了台上这位新转学来的俊美男孩,所以当聂风辰登台时,便引起了台下的一阵不小的骚动,真是女生们痴迷、崇拜、爱,男生们羡慕、嫉妒、恨。


但聂风辰却一如五年前的他一样,依然那样漫不经心地站在那里,无视下面的一切情绪,还真是和当年那拽样一模一样!我在心里暗暗感慨。


而聂风辰好像感觉到我的目光一样,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向了我的方向,我急忙低下头,假装看著手里的资料信息,但仍能感觉到他火辣辣的目光。


“你认识他?”耳边响起林航的声音,


“不认识!”我下意识的冲口而出,但後来又觉得不对,果然我抬起头便看见林航和副院长正一脸疑惑地看著我,我顿时明白了,原来刚才林航那句话不是问我的,而是问副院长的。


“我……我听错了……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


这时,台上的选手已经抽好签,首先登台的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到我们系的一个男孩,而聂风辰居然抽到了最後一名。


听著台上一个接一个竞选者的演讲,说实话,真的不好决断,他们的实力都不相上下。


比赛中途,我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因为大家都在专注的听演讲,所以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我打开其中一扇间隔的门走了进去,但却在我刚要关门时,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影,也闪身挤进了厕所的间隔内。


我刚想尖叫,便又忍了回去,因为我很快便看清了进来的那个人──聂风辰!


“你要干什麽!?”看著他将间隔的门锁上了,我气愤又惊恐地问,


“干你!”他恶狠狠地说,一把钳住我的下颌,把我逼退到靠在背後的隔板上,然後便狠狠的吻住了我,唇舌疯了一样的和我纠缠,我的口中渐渐地尝到了腥甜的味道。


我唇舌吃痛,用力的推搡著他,可他却仍不动分毫,而且一只手突然从我的裙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有力的手指毫不怜惜的C进了我还很干涩的甬道。


“唔……”我痛得一声闷哼,身体因为疼痛微微的颤抖。
我看得出,聂风辰在生气,而且很生气,可却不知他为什麽生气,但我紧贴在他下身的小腹却也清楚的感觉到了他的欲望此时也正和他一样愤怒的叫嚣著顶著我。


我的嘴唇被他饥渴狂野地吮吻著,仿佛要把我吞吃入腹一样,下身也同样被他的长指肆虐的抽C著,我痛得全身发抖,而窄小的甬道也因为疼痛久久没有湿润。


聂风辰放开我的唇,chu喘著看著我,我才发现他的脸色Y沈的骇人,


“怎麽这麽干?和我在一起没感觉吗?刚刚不是还和那个男人有说有笑的吗?”那个男人?他说的是……


“啊!”还没等我反应过他的话,他便一把撕碎了我的内裤,灼热的硬挺就这样冲进了我还很干涩的甬道,顿时下身便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还有腰间那火辣辣的疼痛,我想,一定破皮了。


但聂风辰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痛苦一样,紧接著又是一下重重的顶入,深的都撞到了我的花心,我感觉自己都要被戳穿了。


而他似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一样,长裤半褪便已经快速地在我的身体里驰骋起来,我的双手只能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身体随著他不要命似地抽C摇晃著,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了甬道内越来越润滑,不知是甬道被撕裂流出的血还是因他的刺激分泌的爱Y。


只是因为他每次都狠狠地撞入,让刺激和疼痛一起牵动我的神经,所以我的甬道也一阵阵的不能自己的收缩。


“该死!”聂风辰低吼一声,双手用力捏住我的臀R,更加疯狂的向我撞击,同时嘴里还说著侮辱的话语,


“居然夹得我这麽紧!怎麽?一提到那个男人你就兴奋吗?我昨天没有满足你吗?居然一早就含羞带怯的脸红来勾引别的男人,是不是一刻没有男人你都会觉得不舒服,啊?!”


身体的疼痛都让我发不出声音,而这疼痛却远比不上聂风辰的话给我心里的伤害来的痛。


聂风辰见我不说话,以为我默认了他的话,身下的速度又快了许多,同时又冷酷的逼问我,“你就那麽喜欢勾引男人吗?!啊?不过这次你好像要失望了,因为那样的穷教师G本满足不了你的要求啊!”


“你……”他怎麽可以这样侮辱我?要是他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他还会这样的折磨我、侮辱我吗?


我咬著自己的嘴唇,倔强的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直到嘴唇都咬颇了,也仍然倔强的不肯松口,并且冷冷的瞪著他。


聂风辰也同样一瞬不瞬的瞪著我,就在我以为他又要扑上来的时候,他的嘴角却突然勾起了一丝坏笑,然後伸出粉红的舌轻轻地舔上了我紧咬的唇,同时大手也罩上了我的丰满隔著X衣温柔的揉捏著。
正在我疑惑之际,我突然听到了两个女孩的嬉笑声,有人进来了!我瞪眼看著聂风辰,示意他赶紧停下来,然而他却连速度都丝毫没有减慢,我不相信他会没有听到,然而当我感觉到他吻著我的唇勾起了弧度的时候,我知道了,原来他早就听到了那两个女孩的脚步声,所以才会坏笑著这样挑逗我。


“哇~你看到没?新转来的那个男生!叫聂风辰的那个!”


“看到了!看到了!好帅啊!简直太完美了!”


“嗯嗯……而且还好酷哦~如果他对我笑一下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幸福的晕倒的!”


“你别做梦了,他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的,更别说对你笑了!”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他一定要当选学生会主席,我一定会投他的票的!”


听到两个女生的话,我不禁心里暗想:如果她们知道了她们心中的那个完美的男生此时正在与她们一板之隔的地方强暴著自己的老师,又当作何感想,还会像这样迷恋他吗?


这时,聂风辰开始更加变本加厉的挑逗我,而我却不知是由於有人进来给我的刺激,还是聂风辰挑逗的技巧太过高超,我的身体逐渐有了感觉,而聂风辰的下身此时也不再是那种不要命的顶法,而是颇有技巧的深浅结合的顶弄,再加上他那灵活的手指在我的XR上肆意的挑逗,让我的欲望一阵阵的从身体里冲向我的大脑,如果此时要不是聂风辰堵住了我的嘴,我想我一定会忍不住呻吟出声。


我知道,聂风辰是故意的,他就是想看我被欲望折磨的样子,就是想看我如此难堪的样子,想让我在我的学生面前向他求饶,可我偏偏不会如他的意,我一定不会让他得逞。


而聂风辰似乎也发现了他的吻堵住了我的声音,於是稍稍放开我的唇,同时手上加快了逗弄的速度,这让我体内的快感更加急速地堆积,但我马上便咬住了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不久我便感觉到了一道温热的Y体自唇上留下。


聂风辰原本戏谑的眼神暗了下来,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一手用力的捏住我的两腮,让我不能再咬住嘴唇,然後就这麽目光Y沈的看著我。


“你快点!一会儿就到聂风辰的演讲了!”一个女孩儿催促著另一个女孩儿,


“好了!好了!马上啊!”另一个女孩儿急忙回答,好像两个人都生怕错过了他的演讲一样,我心里苦笑,其实她们不必著急的,演讲的人此刻还在这里忙著交欢,她们又怎麽会错过呢?


待听到两个女孩出去的关门声後,聂风辰一把将我的身体扳了过去,让我趴在了间隔的侧板上,突然从身後进入了我,在我的身体里快速地驰骋了起来,一下下的将我撞击在隔板上,将我夹在他与隔板之间,我的XR随著他的动作在隔板上挤压摩擦,下身也被他撞击的酸麻胀痛,我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
而这时,聂风辰将一只手臂揽在了我的X前,一手用力的揉捏著我的柔软,另一手居然探到了我花瓣的上方,M上了我那敏感的珍珠,


“唔……”尽管我极力压抑,还是从我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模糊的呻吟,因为这感觉太刺激了,他轻轻地抚M之後,便用那纤长的手指开始轻重适当揉捏拨弄。


我的紧身裙上身被聂风辰拉下了一边的肩膀,一只浑圆露在外面,此时正在他的手掌中被揉弄,而下身却被他推到了腰处,将整个圆润的臀部暴露在外面。


他的长裤和内裤都退到了膝盖处,而且正用那炙热的chu长抽C撞击著我充满弹X的臀部,我的下身感受著他坚硬的chu长,还有那撞击著我臀部的结实小腹,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耻毛在我臀部柔嫩的皮肤上来回轻扫,而此时前面的珍珠也被他加重力道的玩弄著,我真的感觉自己要疯了,无法克制的大声的呻吟出来。


这时我知道了,聂风辰刚才是不想让她们发现的,不然如果他刚才就用这招,我就算把嘴唇咬掉了也决忍不住不发出声音。


这剧烈的快感都让我有种要失禁的错觉,而随著聂风辰越发激烈的动作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这才想起,原来自己在看见聂风辰进来後都吓得忘了自己来干什麽了,现在疼痛渐渐消失,尿意才涌了上来,但奇怪的是,膀胱在欲望的压迫之下,快感似乎变得更强烈了,虽然有一点难受,却很刺激,有接近高潮的快感。


我下意识的用力将尿道口的肌R缩紧,不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尿出来,但这动作却自然而然的影响到了Y道也跟著收缩。


“噢……你……”聂风辰低吟一声,好像想要说什麽,但随即就像想起了什麽似的在我的耳边轻笑了一声,然後将拨弄我那敏感的珍珠的手慢慢的游移了上来,来到了我的小腹处,突然狠狠一压。


“啊!”我失声惊叫了出来,聂风辰刚才突然的举动让我差点就尿了出来,


“怎麽样?憋尿的时候做爱是不是感觉很不一样,是不是比平时更兴奋?”聂风辰在我的耳边吹著热气说,这混蛋还是那样聪明,居然G据我的反应也猜到了我此时在忍著尿意,还故意这样逗我。


“这样不够深啊。”说罢他便把炙热抽离了我的身体,然後抱过我的腰身,让我仰面坐在了马桶盖上,同时上身靠在了水箱上,聂风辰退下自己的长裤用脚踢到了水箱的旁边,然後挂著邪魅的笑容看著我说:“好玩的要开始了!”
我的心里莫名的恐惧了起来,而聂风辰已经拉起我的一条腿,借著刚才的湿润,巨大的分身一下就顶入了我的体内,并且由於姿势的问题,这次的顶入要比刚才深得多。


我觉得自己已经被他戳穿了,他的分身太过的chu长,是我从没见过的巨大,而他现在以这种姿势将他连G没入我的身体,我能清楚的看到我的小腹被他顶撞的微微隆起,我将手覆在上面,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硕大的顶端的形状,天呐!这个画面太刺激了,让我G本无法接受。


而聂风辰自然也看到了这景象,他将我纤细的手拉离,随後自己的大手覆了上来,并且随著一次次用力的向上猛顶而用力地向下按压那一处凸起,并且同时还用手掌不断的旋转研磨。


“不要!不要!别……”我终於抑制不住叫出来,因为再这样下去我想我真的会死掉,


“噢……终於出声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忍著呢,那麽现在是在求我吗?”这混蛋!他怎麽可以这麽邪恶!都这种时候他居然还在羞辱我,不!我不求饶!就算今天被他做死了,我也不会向他求饶,因为我知道,如果今天我求饶了,那麽以後他就更会变本加厉的羞辱我,折磨我,更会得寸进尺。


我咬牙忍耐著,忍耐著身体里即将爆发的欲望,忍耐著那一触即发的尿意。


聂风辰见我又不做声了,冷笑一声:“好啊,就看你能嘴硬道什麽时候!”说完下身更加用力加大幅度的撞击我的私处,几乎次次都是将顶端退到花X口,然後再狠狠地尽G没入,同时手上更是在小腹被顶起时重重地打圈按压。


高潮即将到来的快感和下身随时会失禁的羞耻感快要把我逼疯了,我只能无力的甩著头发,双手紧紧地抓住聂风辰的肩膀,指甲都陷进了他的R里却不自知。


而聂风辰似乎也做红了眼般,只顾疯狂的抽C著,狠捣著,终於在他的chu长重重地顶到里面,硕大的顶端撞到某一点时,像是打开了开关似的,我和他都同时到了这要命的高潮,随著聂风辰颤抖著在我的身体中喷S出了他的J华後,我的身体也再不受自己控制,全身痉挛了起来,与此同时,再也无法忍受,尿了出来。


我的尿Y淋了聂风辰一身,而且有些也顺著马桶盖流到了地上,我只感觉到下体一片湿热,而聂风辰却变态的连躲都没有躲,就这样任我喷S出的尿Y淋著他,直到他在我体内将最後一滴J华也S出来後才缓缓抽出分身离开我。


而我此时G本不敢看他一身尿水的样子,我转过头,用头发挡住自己的脸,也不让他看到我此时的表情,然而聂风辰却还不放过我,他扳过我的身子,并用双手固定我的头,逼迫我不得不与他对视。


看到我躲闪的眼神,他又看了看自己的一身尿Y,


“老师,你……”


“不要说!”我急忙打断他,我知道自己又让他抓住了一个可以尽情羞辱我的机会,谁知聂风辰只是轻叹了一声,然後拿过水箱後他那依然干爽的内裤轻轻地为我擦拭著流到腿上的尿Y,动作十分轻柔,擦拭的也十分细致。


我防备的看著他,他的表情平静认真,就像在擦一件艺术品一样小心翼翼却也十分认真,然而当擦拭到我的双腿间的时候,他突然呼吸一紧,我暗道不好,随著他的视线也看过去。


正看见我的私处一片水亮,不甚浓密的毛发上还挂著晶莹的露珠,最让人羞赧的是那尚未闭合的X口还在汩汩的流淌著白色的浑浊,这样的画面太Y靡了!连我自己见到都会面红耳赤,更别说这个X欲旺盛的聂风辰了。
於是我急忙夹紧自己的双腿,尽量不让聂风辰再受到刺激而勾起他的兽欲,然而聂风辰却闭上了满是情欲的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再挣开时眼里已清明了不少,他掰开我的腿,快速的为我将腿间和臀部擦拭干净,然後便站起身开始为自己擦拭。


我见状赶紧将裙子拉下,同时也将上身整理好,然後在离他尽量远的地方站好,他擦拭干净後,将沾满尿水的内裤丢尽了垃圾桶,然後拿过被他踢到水箱後的长裤套在身上,马上又变成了刚才在演讲台上的那个俊美的如天使般的男孩儿。


看著聂风辰,我真的觉得他邪恶到了极点,他将长裤踢到水箱後避免被尿Y溅湿是为了不影响他一会儿的演讲,而他早就预谋好了这一切让我难堪。


聂风辰弯腰捡起地上我那条被他撕碎的内裤揣进兜里,笑著说:“老师,不走吗?”


“你拿我的内裤做什麽?还给我!”


“呵呵,老师你是打算拿著它出去吗?”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连衣裙上一个口袋都没有,但是也可以扔掉啊,为什麽他非要收起来,他的这个举动让我怎麽都觉得别扭,却不想与他在这种小事上争执下去,算了,人都被他强要了不止一次了,还去在乎条内裤做什麽。


“还不走?”聂风辰靠在侧板上挑眉看著我,我不再说什麽,用手捋了捋凌乱的长发,然後伸手去开间隔的门。


“等等!”聂风辰突然开口,眉头不悦的皱了皱,然後慢慢靠向我,我下意识後退了一下。


“别动!”聂风辰一只手固定住我的後脑,一只手握住我的肩膀,然後脸一点点的向我逼近……


难道这禽兽又改变主意了,又想要我,猜到这,我急忙提醒他说:“聂风辰,你演讲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谁知聂风辰听了我的话,不屑的轻笑一声,“呵……你以为我真的在意这个学生会主席的位置吗?就算我在意,你以为我就一定要参加这个演讲才会当选吗?”


我一时间被他的话弄得没反应过来,而他已经贴近,伸出湿滑的舌舔向我的唇,这混蛋!他居然又要……


就在我以为聂风辰又要对我进行又一番的凌辱的时候,他却只是将我的下上嘴唇添了个遍便离开了我的唇,我诧异地望著他,只见他嘴角有血,随後他又伸出粉红的舌在自己的嘴辰上舔了一圈,然後将那血迹吞吃入腹,勾唇一笑,那样子说不出的妖冶邪魅。


“干净了。”聂风辰捏著我的下颌将我的头左右转了转,仿佛要从各个角度都看仔细似的。


原来他是要帮我舔干净唇上的血,我还以为他又兽X大发了,见他退开,转过头暗自松了口气,耳边却传来了聂风辰的低笑声。


“怎麽?老师,发现我不是又想要你,所以失望了?”


面对他的揶揄,我没有还口,只是瞪了他一眼,便推开他走了出去,当我走出洗手间的木门时,後面却传来了聂风辰幸灾乐祸的笑声,我心中有气,脚下没停,快速的离开了那个刚刚发生过让我屈辱的事情的地方。


【完】